能够受到年轻人追捧的运动,除了其独特性和趣味性,往往还带有很强的“社交”属性。不需要高昂价GéDeZhuāng备,相对灵活和自由的场地,以及并不激烈的身体对抗,这让飞盘Zài现代城市中有了成为热门运动的底气。

  前国门Wàng大雷就在网络上回应过球迷的一些争论,王大雷认为,既然玩飞盘的给了钱,定了场子,那么人Jiā来玩就天经地义,并不存在什么Fēi盘抢占足球场的事情。

  小红书发布的《2022十大生活趋势》显示,过Qù一年,飞盘相关内Róng的发布量同比Zēng长了6倍。足球、飞盘的场地之Zhēng。据IC photo

  新兴运动没Yǒu自己的专属场地,而飞盘对场地的要求与足球高度重合,不可避免会导致场地矛盾。球迷订场自然无法像过去那般Dǔ定。爱踢球的球迷,自然会有被“边缘化”之感,尤其是他们原本才是这些场地的常客。

  “中国人Kǒu有14亿,Cháng年踢球的孩子有Duō少呢?就是这点孩子,将来恐怕都没有Dì方踢足球了,因为足球场现在都被玩飞盘的给Zhàn领了。”

  足球人是Yào排斥还是拥抱飞盘?

  但更多理智的看法是,无论是社会公益化还是商业化运动场地,都要遵循“先Dào先得”的规矩,不存在别的运动抢占足Qiú场地的说法。

  飞盘运动易上手、门槛低、社交性强,叠加在各种综艺节Mù中频繁出镜、种草Bǐ记纷纷推荐等因素,从小众运Dòng变成网红运动。

  一位体育产业人士也表示,“那些免费的运动场,Chū衷是Wèi大众服务,不是单单为足球群体服务。只不过Zú球场适用性强,所以场地大多按足球场规格设计,这并不意味着就只能踢足球。”

  在北京和湖南常德,飞盘和足球爱好者已经发生了Chòng突。当年,广场舞和篮球的“地盘之Zhēng”,核心也是争Duó健身场Dì。

  足球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运动,但其Shí足球也并非适合所有人,同时也不是所有人都Xǐ爱。对Yú不同年龄和身体状况的Qún体而言,还有许多的体育运动可供选择。(红星新闻)

  连知名足球解说员黄健翔都发文表Shì,“中国男足真正的问题就Shì基础建设Tài差,Zú球场太少,真正参与的人,尤Qí是Qīng少年太少。”

  正是因为两者的矛盾,才让国安出飞盘的举动被球Mí们不理解。有网友表示,“国安吃相难看,丢了足球俱乐部的脸。”也有网友表示,“传统足球Jù乐部主动拥抱新兴运动挺好的。”